您的位置:6165金沙总站 > 运输物流 > 起底供应链管理:金融成最赚钱环节 行业有“公开的秘密”

起底供应链管理:金融成最赚钱环节 行业有“公开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0-05-07 08:26编辑:运输物流浏览(97)

    2018年,供应链行业集体“水逆”持续了整整半年光景。2017年,在国务院颁布《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明确分类、各地推出供应链试点等利好政策环境推动下,各企业可谓意气风发,摩拳擦掌准备再攀高峰。转眼到2018年,在出口退税趋严、国家去杠杆、中美贸易战、A股低迷等冲击下,供应链行业受到极大冲击,仿佛一夜回到解放前,一线企业普路通、飞马国际、怡亚通股价走低,二线企业增长乏力,好像整个行业又到了低谷期。

    年富供应链爆雷,引发业内震动,供应链管理行业被置于聚光灯下。供应链管理服务行业并非新兴领域,市场竞争充分。行至今日,行业生态如何?有哪些没说出的秘密?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怡亚通作为行业龙头,向来是舆论的焦点,受到的关注和质疑最多,尽管从2017年年报和2018Q1报告来看,公司还处于增长通道,Q1营收同比增长19%,净利润增长11%,是行业内难得的营收、利润都维持10%以上增长的公司,但市场似乎并不领情,股价是一跌再跌,如今基本平稳在6.2元左右。一个年业绩量近千亿,业务还在快速增长的行业巨头,市值竟然只有130亿元,甚至有朋友说,今年7月份怡亚通的市值甚至一度比净资产价值还低!如此“惨况”令人费解。

    证券时报记者 王基名 李曼宁

    外界对供应链行业质疑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这也不是行业第一次面临低潮。实际算上这一次,供应链行业至少已经出现过三次低谷:第一次是2008-2009年因金融危机而导致全球市场低迷;第二次是2015年,原因是供给侧改革、国内股灾、汇率市场化、进出口双降等影响;第三次就在今年。每一次低谷期,其实也是行业的调整期,低谷过后,都会成为又一次快速增长的开始。第一次调整期后,怡亚通开始向深度业务和金融转型,业绩量迅速突破400亿元,此后年年保持高速增长。信利康、华富洋、富森等也纷纷突破100亿元,行业实现了第二次爆发;第二次调整期后,怡亚通向互联网、营销、品牌孵化拓展,商业形态变得更加多样、均衡。而在信利康、创捷、朗华等同行的合力推动下,供应链金融业务火遍中国企业界,成为最近几年最热门的新兴金融模式之一。

    年富供应链爆雷,引发业内震动。事件被曝光后,年富母公司宁波东力(002164,股吧)股价已跌去30%。今年以来,该公司累计下跌超过50%。但该事件的影响不止于此。

    如何度过这一次调整期,多数企业把资金设定为关键因素。朗华选择赴香港上市、飞马国际推进重组、怡亚通引进国资、其他企业多数还在找钱的路上。从影响力、稳定性、话题性和长远需求来看,怡亚通的选择最具代表性。深投控是深圳国资委100%控股企业,注册资本231亿元,总资产超5000亿元,是深圳资金实力最强的国企集团之一。更关键的是国企的银行资源、政府关系、房地产项目和物流仓储设施等,都是民企梦寐以求的财富,深投控将会在这些方面向怡亚通提供帮助。基础设施的合作,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见成效,金融业务上的协同可能快很多。有了国企的资金注入和市场指引,银行融资可能会更便捷和优惠。鉴于资金在供应链商业模式中的独特地位,业内人士、股民、客户对两者在金融方面的合作抱有更多期待,他们都是对供应链模式有较深入了解的人群,但有很多人依然难以理解,供应链参与运营资金流所带来的的真正价值。

    深圳某供应链业内人士张鸣(化名)对记者表示:“年富基本算是完了,而且对行业的影响也蛮大,今年整个资金面就比较紧张,现在业内又出了问题,银行对这个行业也会比较谨慎,各方面监管会加强,资金压力会更大。”不过,张鸣也笑着称:“我们会挖他的客户。”

    众所周知,供应链公司的商业模式类似于代采代销,所谓的库存和订单,其真正主人是下游的需求方,供应链公司提供订单执行的外包服务,在执行过程中,由于转运、报关、纳税、退税、商检等需求,如果货权所有者和订单执行者不是同一个单位,会凭空多出许多委托手续(货权所有者委托订单执行者)才能合法、合规操作订单,这极大影响订单运作效率,也带来了各环节运营成本的增加。而且,如果供应链公司允许客户订单的资金流,在供应链体系外流转,则供应链公司无法控制报关、纳税、退税等环节的精准性和合规性。只有货权和执行都集中于执行者,物流、资金流、信息流融于一体,订单的效率、成本和风险才能达到完美的均衡状态,才能达成供应链商业模式的闭环。于是代收、代付货款成为了供应链产品的标准配置之一。后来在代收、代付过程中,最终诞生了供应链金融服务,供应链公司成为银行和中小企业之间的桥梁,为银行管理、共享海量而精准的订单数据,并提供风控模型支持,让银行的资金最终安全的流向那些迫切需要融资,但企业条件无法满足银行传统业务要求的中小客户手中。这种模式是供应链行业的第一大金融创新,但也带来了更大困惑,因为货权转移的需要,企业营收数据可以轻松达到百亿级别,但因为供应链公司不是依赖价差,而是通过代理服务费盈利,服务费比例通常只有订单金额的0.5%-5%不等,利润和营收看似是不对等的(不少供应链公司的上市进程,也卡在这个关口),但实际上,这反倒是最健康、最具可持续性的状况。这个商业闭环逻辑,是怡亚通最先开创并付诸商业实践的,信利康、飞马国际、一达通、普路通、朗华、富森等后来者,以这个闭环为原型进行改良,开创了适合自己企业的新模型,少走了很多弯路。业内对怡亚通所坚持的兢兢业业、敢于创新的作风,多少抱有由衷的敬意。

    年富供应链爆雷

    供应链行业本次低谷期所暴露出来的、对资金流强依赖的普遍难题,供应链公司采取了大同小异的处理方式,普路通、飞马国际、怡亚通、朗华等都在倡导精细化管理,提升企业治理水平,通过增强效率来缓解资金的压力,上半年都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最有效的解决办法还是要找到新的资金来源,随着深投控投资到位,怡亚通率先走出困境,给供应链行业树立了典范和信心。通过深圳最大国资集团所带来的话题性和品牌效应,让供应链商业模式为更多投资者和普通民众所了解,这无疑是行业更大的利好。

    深圳市福田区泰然八路31号泰然大厦,坐落在车公庙工贸园区的中心地带。这座“回形”建筑曾获评中国高层建筑城市人居奖。

    怡亚通承受的质疑,只是供应链商业模式争议的一个缩影,怡亚通走过路,迈过的坑,处处有标记、有解读,所有成功或失败的尝试,都会变成经验,支持追赶者和后起者走的更稳、更快、更远。“水逆”终将退散,相信行业新一波爆发会很快到来,供应链行业未来值得我们坚持和期待。

    年富供应链的办公地占据了这座大厦的C座25楼,公司在B座7楼也有办公处。

    事发一个多月后,日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再度探访年富供应链办公地。一切看上去很平静,公司业务部门工作人员依然在上班,不过显然已经没有了往时的忙碌,不时有员工相聚聊天,还有员工在用手机“煲剧”,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业务已经停了。”

    今年7月1日晚间,宁波东力披露了一份内容模糊的公告,称遭年富供应链合同诈骗,已经报案。记者7月2日上午即赶往年富供应链办公地。当时,宁波东力人员已经组成 “临时”前台,对出公司人员背包进行检查,年富供应链也有人员表示,要去“安抚客户”。双方当时均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随后,宁波东力披露了更多事由,上市公司称,在年富供应链与公司签订并履行购买资产协议和业绩补偿协议的过程中,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及其高管团队涉嫌隐瞒年富供应链实际经营情况,通过多家海外关联企业,侵占公司资金,与客户串通,大肆财务造假,骗取公司股份及现金对价21.6亿元,骗取公司增资款2亿元,诱骗公司为年富供应链担保15亿元,致使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

    此外,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总裁杨战武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年富供应链是深圳老牌供应链企业之一,业内人士形容其地位为“行业中上游水平”。公司于2008年成立。2017年,年富供应链获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274名,深圳百强企业名单第22名。

    2016年6月,年富供应链的名字在资本市场出现。宁波东力宣布拟21.6亿元收购富裕仓储、九江嘉柏、易维长和、深创投等持有的年富供应链100%股权。

    2017年7月,年富供应链完成过户,成为宁波东力全资子公司。上市公司原主营制造、加工、销售工业齿轮箱、电机及门控系统等通用设备。

    年富供应链被并表后,极大地改变了宁波东力的营收与利润结构,成为公司核心资产。2017年报中,年富供应链贡献了宁波东力约94.2%的营业收入,93.71%的净利润,79.13%的总资产。

    年富供应链爆雷后,部分银行账户被公安机关和金融机构冻结保全,部分银行贷款未能如期偿还。目前年富供应链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约5亿元,银行贷款等债务5.64亿元逾期。

    与此同时,该事件对宁波东力的经营产生直接冲击。公司原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1亿~1.4亿元,现已下修为预计亏损0元~8000万元。

    最新公告显示,除了法定代表人李文国、总裁杨战武被逮捕,年富供应链的财务总监刘斌、金融副总裁秦理、业务副总裁徐莘栋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运营副总裁林文胜和风控总监张爱民失联,其他部门负责人正常履职。

    高负债率低毛利率

    年富供应链爆雷后,供应链管理行业被置于聚光灯下。

    伴随全球经济专业化分工,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将非核心业务的全部或部分环节外包,进而专注于公司核心业务,以提升效率。

    早期,供应链管理企业多是经营报关服务、运输或者代理服务出身。比如,国内供应链龙头怡亚通(002183,股吧),早在1997年,便在深圳成立深圳怡亚通商贸有限公司,从事IT电子件的代理采购服务。

    2000年之后,专业供应链管理迅速兴起。一站式供应链管理服务,将传统的物流服务商、增值经销商、采购服务商等服务功能整合在一起,许多生产中间产品的公司,如半导体、计算机主板、硬盘、汽车配件,以及通讯器材等,率先成功实施了供应链管理。

    那时,深圳遍布电子元件的工厂,对核心部件的进口需求较大,逐渐成为供应链管理企业聚集之地。

    2007年,怡亚通登陆深市中小板,次年,飞马国际(002210,股吧)上市。最近几年,又有普路通(002769,股吧)、东方嘉盛先后上市。若算上被并购的年富,仅深圳的上市供应链管理公司就有5家。

    这几家公司在业内颇具代表性。不过,各公司在服务行业、服务内容、结算方式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异。

    怡亚通主要经营380分销平台、广度平台等业务。公司前期主要发展广度平台业务,主要服务ICT行业。该业务主要为采购及采购执行、销售及销售执行,平台业务收入以向客户收取服务费的形式居多。

    2009年,怡亚通开始运作转型,通过“380计划”将服务范围扩大到快消品领域。其深度380分销平台模式为,公司从供应商采购货物后,将货物销售给大卖场、中型超市、药店、母婴店、批发商等终端门店,平台业务收益体现为货物的买卖差价。

    该模式一度备受赞誉,怡亚通被评价为“供应链生态圈”的重塑者。

    某位曾就职于怡亚通,并参与其380平台建设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实施380战略后业务快速扩张,估值也节节攀升,但后来市场对其模式产生了一些争议,公司市值也出现跌落。”

    2013年之后,怡亚通营收规模逐年呈现百亿级别的增长。公司市值一度超过700亿元。不过,公司近两年股价低迷,目前市值已缩水至约138亿元。

    此外,飞马国际主营业务为物流供应链管理服务、环保新能源业务,物流供应链管理服务主要包括综合物流、矿产资源贸易执行;普路通主要服务于ICT行业和医疗器械行业;东方嘉盛主要从事ICT产业链协同服务平台、食品产业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等业务。此次爆雷的年富供应链主要服务于电子信息行业。

    尽管各公司业务侧重不同,但供应链管理服务行业存有显著共性。如资产负债率高、毛利率低等。

    供应链管理服务属于新兴服务业,相较传统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较少,主要在流通环节提供服务,这使得供应链管理服务企业呈现出轻资产结构特点:流动资产比例较高,非流动资产比例较低。

    同时,供应链管理企业在业务过程中涉及大量的资金结算配套服务,包括消化客户应收、应付账款提供的信用支持、向客户提供资金垫付服务,以及为知名企业提供买断式分销服务等,现金流支出较多。这也导致了不少供应链管理企业现金流量净额长期为负数,并且与净利润规模差异较大。

    在上述因素影响下,供应链管理企业资产负债率普遍较高。以怡亚通、飞马国际、普路通、东方嘉盛的年报数据为例,据记者统计,去年,怡亚通、飞马国际、普路通的资产负债率均在80%左右,东方嘉盛的资产负债率则达到90%。

    另一典例是,年富供应链于2017年8月被宁波东力并表后,后者资产负债率迅速攀升。宁波东力由2017年上半年末37.51%的资产负债率,在当年三季度末提高至接近80%。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起底供应链管理:金融成最赚钱环节 行业有“公开的秘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