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165金沙总站 > 运输物流 > 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即时配成“热”市场

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即时配成“热”市场

发布时间:2020-04-29 23:24编辑:运输物流浏览(149)

    即时配送已成为上半年快递物流领域投融资第一大方向,进入下半年,多路资本更是大手笔加快投资,即时配送领域竞争进入白热化。

    7月至今,即时物流领域“战火”依旧旺盛。自顺丰上线同城急送业务、菜鸟以2 .9亿美元控股点我达后,8月6日,UU跑腿获得由东方汇富领投的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并宣称将推出小程序“优小U”,用新零售方式赋能线下夫妻小店。紧随其后,达达-京东到家也宣布获得来自沃尔玛、京东最新一轮5亿美元融资。

    市场混战之下,包括交通事故频发、信息屡屡泄漏、服务质量下降等一些行业乱象也渐渐浮现,亟待加强监管。据悉,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出台了一些举措。此外,有关即时配送服务规范标准也通过立项并进入编写阶段。

    随着新零售场景的延伸渗透,一大批伴随O2O发展起来的即时配送平台立足同城供应链资源,形成了基于智能派单体系的即时配送服务,并与各大电商、物流企业抢占线下流量入口,仅仅两个月,累计获得融资已不下50亿元。国家邮政局统计显示,即时配送已成为今年上半年快递物流领域投融资第一大方向,即时配送的同城速递领域在未来几年仍将保持30%的增速,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元。

    即时配送迎投资高潮

    相对传统物流,省去了中转、分拨等中间环节的即时物流减少了库存压力和长途运输的高投入,极大提高了快件的派送效率;但在一些专家看来,众包模式的人员分散也加大了整体的管理难度,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尚未形成成熟的发展模式;如何获得流量、利用技术应用升级将是未来即时配送平台发展的聚力点。

    8月28日,闪送对外宣布,已完成6000万美元的D1轮融资。而此前闪送已经完成了多轮融资,2014年闪送创立之初获得40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获得B轮5000万美元融资。2017年上半年完成C轮系列融资,总融资额超过1亿美元。

    1、外卖市场份额已满?

    闪送并非个案。近段时间以来,即时配送迎来新一轮投资高潮。顺丰上线同城急送业务,菜鸟以2.9亿美元控股点我达,UU跑腿获得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达达-京东到家获得来自沃尔玛、京东最新一轮5亿美元融资。苏宁易购也发布即时配送解决方案“苏宁秒达”。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入局即时配送领域的物流企业,依据性质可以分为三类:一是以美团、饿了么为代表的外卖配送平台;二是以顺丰、“三通一达”等为代表的传统物流企业;三是同城即时物流平台,如点我达、UU跑腿、闪送等。不同于成本更高的自营形式,同城即时物流平台以第三方众包配送服务模式为主,具有以低成本快速开拓市场、灵活调配人员等优点。

    “事实上,阿里、腾讯为代表的资本巨头早就在即时配送领域布局,从外卖、电商、商超等领域整合各种资源发力即时配送服务。”北京物资学院物流学院副院长王晓平指出,即时配送领域的入局者众多,主要分为几大类:其一是起源于外卖模式的即时配送,比如饿了么的蜂鸟配送,美团的美团专送团队,京东到家的新达达;其二是新兴即时配送企业,包括点我达、闪送、UU跑腿、人人快送;其三是传统物流企业推出的即时配送服务,包括顺丰的即刻送业务,圆通的计时达,韵达的云递配等;其四是苏宁、天猫、京东等在线平台提供的即时配送服务。

    据艾媒咨询数据统计,2018年一季度中国即时配送平台的市场,由外卖配送为主的饿了么蜂鸟占据主要份额,达30.2%;其后为美团专送、新达达,以及其他配送平台。

    王晓平表示,在“懒人经济”和快节奏生活下,中国即时配送市场用户规模不断扩大。2017年全国完成近100亿单即时配送订单,相当于传统物流25%的业务量。外卖大战驱动即时配送大发展,高速发展仍可持续。预计未来即时配送的体量将会达到传统快递的一半以上。

    另据比达咨询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即时配送市场主要商品集中在餐饮外卖领域,并逐步向生鲜、日用品等其他品类拓展。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即时配送平台的发展前景很大程度上依赖获取的订单量和流量,诸如蜂鸟、点我达、达达等均拥有电商流量资源倾斜,新零售发展的速度将更有利于这些众包配送平台进一步拓宽用户市场。

    资本对即时配送格外青睐的背后,是其高增长率和巨大的市场空间。以闪送为例,2014年闪送业务上线,仅仅时隔两年,2016年就实现了盈利,之后保持了年300%的高速增长。目前平台业务已经覆盖了全国222座城市,平台每天活跃闪送员超过48万名。

    南都记者对比部分同城即时配送平台业务发现,采用并单配送的达达、点我达在业务面和配送人力方面占有优势,闪送、UU跑腿、邻趣等则侧重于C端一对一即时配送。尽管市场份额较小,但订单平均客单价更高,已经从传统快递企业和外卖配送平台之间分得了“一杯羹”,同时也避免了与点我达、达达等产生正面竞争,获得了不同程度的增长。

    国家邮政局统计显示,即时配送已成为今年上半年快递物流领域投融资第一大方向,即时配送的同城速递领域在未来几年仍将保持30%的增速,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元。

    “UU跑腿选择中高端市场,餐饮外卖订单只是所有订单中较少的一部分,平台接单70%来自C端”,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强调,细分配送领域的需求更为多元,由于平台的主要客户群体定位为个体用户而非商家,“不能用一元化的标准统一所有的配送需求”。他进一步介绍称,UU跑腿依照冷链、商务文件、贵重物品等细分配送产品为不同等级的配送员派单,避开3公里内大量市场份额已被占据的外卖餐饮和电商订单,并将客单价设为17元,以匹配非价格敏感型用户的需求。

    “我国快递市场已经连续六年保持高增速,不少资本纷纷布局其中。而与普通快递相比,即时配送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大成表示,首先,即时配送频次更高,更能满足当前消费者即时化、客户化、便利化的需求,而且能够携带较低频次市场,具有更明显的竞争优势。其二,国内快递小哥的劳动力红利依然明显,加上互联网平台和导航技术的支持,能够低成本、高效率、短周期地实现个性化需求与个别化供给的直接对接并形成规模。第三,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快速增长的市场往往需要进行重资产的投入。比如目前顺丰在建鄂州机场,不少快递企业也在购买运输仓储装备,以获取未来竞争优势。资本正是看到了这一点。

    闪送所采取的也是专人直送的模式服务高端人群市场,平均客单价定在25元上下,递送物品涵盖鲜花、蛋糕、护照、紧急文件等。闪送数据研究院7月份发布的一项订单分析数据提到,用户使用该平台的目的,已经从早期的解决“紧急场景”需求升级到了解决用户“忙”、“难”、“急”、“懒”四大场景,更多人看重的是“高效、安全、个性化的服务”。

    唯快之下乱象渐显

    随着即时配送与快递的边界日益模糊,越来越多配送平台将目光从外卖转移到商务、日常生活用品寄递等C端碎片化即刻配送业务。顺丰同城事业部负责人孙海金在2018全球智慧物流峰会提到,相对于时效,用户体验对于即时物流服务更为重要,差异化、定制化服务体验更容易得到品牌商、商户和C端客户的认同。

    值得注意的是,即时配送超速发展的背后,一些行业乱象也渐渐浮现。交通安全、信息安全、服务质量更是屡遭诟病。

    2、众包+技术手段能否规模化运力?

    据了解,目前同城即时物流平台多以第三方众包配送服务模式为主,已实现低成本快速开拓市场、灵活调配人员的目的。但是众包模式对配送人员的约束力较弱,加大了整体的管理难度。

    “点到点、短距离、高时效、无仓储、无中转、非标准、即需即配”,中国物流协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用这七个关键词定义即时物流属性,在他看来,这种分散的个性化服务更需要规模化的人力支撑,和链接C端的消费入口,“即时配送如果不涉及跟小B端对接,并非高频需求,企业更要在长尾市场挖掘商机,对于规模化配送人力的需求量级,远比快递企业高”。

    “随着即时配送的高速发展,骑手行车安全、信息隐私等问题频频发生。”王晓平说,部分即时配送企业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对配送时效的考核指标不科学,使用超标配送车辆,配送人员则为了抢时间造成闯红灯、逆向行驶、争道抢车、驾车过程中接打电话等,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交通事故。另外,此前曝出多家外卖平台用户信息被泄露,网络卖家、外卖骑手出售外卖订餐客户姓名、地址、订餐平台、订餐次数等信息已经引起广泛关注。

    基于此,众包被达达等即时配送平台当做解决同城、尤其“最后一公里”最好的解决方案。达达-京东到家方面对南都记者解释称,“由于每天的订单都有明显的波峰和波谷,波动性较大,并且存在海量的发货和收货地点,使得无法基于站点有效组织运力”,众包配送员基数大,而且因为没有站点的概念,平台可以利用技术手段,从海量对海量的发货点和收货点之间做匹配。

    对于企业本身的发展来说,即时配送也面临一系列挑战。在刘大成看来,即时配送末端目前主要依靠快递小哥,单个供应商和单个用户之间对接形成规模的能力依然不如,即时配送在装备、溯源、服务质量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针对即时配送中遇到的产品破损、退换货问题,无法有效抵御和及时响应。此外,由于信息系统不完善,末端网络有稀有疏,需求和供给之间尚有矛盾,配送员、接收方和信息系统之间的信息实时交互性也不足。

    来自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今年中国即时配送行业用户规模将达3.55亿人,而依据前述表格的统计,包括兼职在内,目前各平台的即时配送从事者至少超过1000万,相当于平均1位配送员需要满足约40位用户的配送需求。他们在注册后往往经过基本的筛选和考核即可成为配送员,利用闲暇时间承接任一或者多个平台的订单配送服务。在平台“智能派单+骑手抢单”等分秒级的高密度、高强度配送模式下,人员流失率高、发展空间有限、收入单一等问题,在高度依赖人力拓宽市场的即时配送领域更容易凸显。

    此外,为了及时给用户送单可能需要将大单拆分为小单,这就需要在人力、配送、站点上投入更多的精力跟成本。王晓平认为,企业成本的增加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分摊到用户身上,因此对于一些配送平台来说,如何最大化地控制配送环节所增加的成本问题也是难点。

    南都记者了解到,达达、UU跑腿、邻趣等平台针对配送员的管理激励机制,主要依照智能调度、订单量、服务信用评价、以及福利保障等方面展开,与收入挂钩。邻趣创始人刘伟力曾对外透露,平台的兼职配送员收入主要由配送时效、用户评价等维度决定,也会适时对配送员予以补贴。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即时配成“热”市场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即时配送,下一个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