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165金沙总站 > 通讯产品 > 解析国产手机崛起背后的秘密:产业链聚变6165金沙总站

解析国产手机崛起背后的秘密:产业链聚变6165金沙总站

发布时间:2020-02-09 00:01编辑:通讯产品浏览(189)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以华为、小米、魅族、vivo等为代表的国产手机呈现集体崛起之势,三星、苹果等洋品牌正在被赶超。这背后除了各家在产品功能、极致体验等不断苛求完美外,习惯了藏在手机厂商背后的产业链功不可没。

    李娜

    幕后英雄

    “小米们”的成功,少不了的是一直隐藏在其背后的供应链玩家,而随着这批国产手机厂商征战海外市场,一些ODM厂商也开始“傍上”资本快车迅速膨胀。

    一部手机的诞生由于分工专业化,出现了品牌厂商、方案设计公司、代工生产企业和原始设计制造企业。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基地,庞大的手机终端制造能力也推升了上游手机设计行业的发展。

    “目前我们的同行九成都已经上市,比如说闻泰、优思、辉烨、海派。”手机方案商闻泰通讯股份公司总裁助理邓安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过去一部手机的诞生由于分工专业化出现了品牌厂商、方案设计公司(IDH)、代工生产企业(EMS)和原始设计制造企业(ODM),而互联网模式的出现则快速催熟上游产业链,并带动了上游手机设计行业的发展。

    众所周知,iPhone都是在中国制造,同时中国也是iPhone零部件供应量最大的国家,共有349家供应商为苹果供货。受益于大量国产供应商的崛起,国产手机品牌也有了跟国际品牌一样的产业链资源。

    “如红米、魅蓝背后的闻泰,华为荣耀背后的华勤,甚至格力背后的卓翼,锤子背后的希姆通等。邓安明对记者说,随着这些厂商开始向海外扩张,方案商也迎来了新的机会。

    中国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利用此契机和资源,在互联网轻资产思维的指导下将手机设计、供应链管理、制造等业务纷纷外包给IDH来做。诸如红米、魅蓝、乐檬背后的闻泰,华为荣耀背后的华勤,甚至格力背后的卓翼、锤子背后的希姆通,很多智能机的背后都有IDH的影子,而成就爆款机型最多的则是成立于2006年且从IDH向ODM转型较早的闻泰。

    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则对本报记者表示,互联网模式下不少手机方案商已经从原来单纯的ODM设计转型到全产业链的垂直整合,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基地。“随着新兴手机厂商的涌入,资本正在重估手机行业。”王艳辉说。

    据了解,出自闻泰之手的魅蓝NOTE2在上市后迅速成为魅族出货量的主力机型。而占据小米销量首位的红米系列,也成为小米公司在重点市场攻城略地的重要利器,其背后也是由闻泰参与设计和制造。闻泰还和海外客户一起,成功将多个Offline品牌变成Online品牌。

    互联网手机“爆款”背后

    一直隐身幕后,给小米、华为、联想、魅族、Micromax等全球手机厂商提供产品定义、方案设计、生产制造、软件开发服务的闻泰公司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手机ODM企业。

    国产手机崛起的同时,资本也在重新涌入这个市场。

    与此同时,以华冠、华宝为代表的台湾EMS公司随着三星、SONY、HTC等品牌的没落,地位已经被闻泰,还有产品定义和制造能力的新型ODM企业所取代。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从2014年至今,至少有八家公司通过上市或者“结盟”的方式在资本市场上有所动作。

    模式聚变

    比如说2014年8月,福日电子(600203,股吧)宣布将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深圳中诺通讯股份有限公司100%股份,9月,凯乐科技(600260,股吧)又以8.6亿收购上海凡卓,上海凡卓、海派通讯就通过“结盟”上市。

    随着国产手机产业的爆发,背后的产业链催生出几种不同的商业模式。如包含自身设计、委托设计和生产(IDH/ODM),以及委托其他公司生产(EMS)的模式。这些厂商通常通过和中华酷联等品牌厂商的设计合作赚取中间的差价,从中赚钱差价。

    2015年4月16日,中茵股份(600745,股吧)(600745.SH)发布资产收购预案,拟以11.86元/股的价格,向闻天下发行约1.54亿股,购买其持有的互联网科技公司闻泰通讯51%的股权。8月14日,重组方案获得了证监会审核通过。中诺、海派、闻泰均为手机行业较为知名的IDH厂商。

    以往,手机品牌会按照上述模式为其提供产品设计和生产服务,但相对于ODM模式显然不够高效,产品性价比也比较低。而自己开发的产品受限于人力和供应商的选择局限性,导致成本高企,无法与其他手机品牌竞争。

    “应该说互联网模式给行业带来了冲击,也带来了机会,现在IDH方案商不仅可以提供PCBA或整机,还可提供后续的软件及应用服务。”邓安明对记者表示,资本市场看到了小米、乐视的潜力,这也让方案商更倾向于为单一客户深度定制“爆款”机型,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简单地为大量客户做交钥匙方案。

    闻泰跟国内互联网品牌的合作模式将原来手机产业链分工模式进行了优化和升级。从产品定义、方案研发、供应链管控、生产制造、到软件优化、系统升级的垂直整合,给闻泰自身和手机合作厂商带来了巨大推动力量。

    “过去手机方案商的收费模式主要是设计和加工费,并且对产量预计得较为谨慎。”邓安明对记者表示,比如说手机厂商提供了一个大概的销量预期,我们就跟着这个预期做方案收研发费用,如果是用自己的工厂再收一些加工费,一锤子买卖。

    与以往被动设计、分离生产的模式不同,闻泰首先是研发工程师的设计理念能很好的在生产中得到执行,在生产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也能帮助研发更好的改进设计,在设计之初就规避掉很多可能给生产增加难度和成本的地方,更好的提升质量和交付速度。

    但2006年开始的国产手机寒冬让整个手机行业的利润急速下降,上下游成本同时向中间环节挤压,加之芯片制造商集成度越来越高,手机设计公司的作用开始被取代。据记者了解,那时候手机设计行业平均利润率已经从最高时期的70%下降到15%。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析国产手机崛起背后的秘密:产业链聚变6165金沙总站

    关键词:

上一篇:专家分析五年后5G时代来临 - 财经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