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165金沙总站 > 家用电器 > 中国家电企业攻印度 最大风险是频繁变化的政策

中国家电企业攻印度 最大风险是频繁变化的政策

发布时间:2020-03-24 02:34编辑:家用电器浏览(154)

    我们很多客户,包括三星、小米在印度都有工厂,我们也一路追随客户,启动了印度项目。TCL华星高级副总裁、武汉华星总经理赵军说,在所有海外新兴市场中,印度发展最快,且印度人口总数接近中国,又以年轻人为主,加上印度政府积极推进印度制造,出台了不少行业政策和关税措施,因此TCL华星与兄弟企业要在印度发展模组整机一体化项目。

    美的集团副总裁、美的国际总裁王建国12月10日接受第一财经电话采访时透露,美的印度绿地(自购土地)项目选址印度马哈拉施特邦苏巴帕勒,当地汽车制造业集中,基础设施、供应链较好。目前,该项目一期厂房已封顶,预计2020年4月全线投产。

    印度国内生产总值已达2.25万亿美元。印度投资署中国处高级投资专家拉贾辛格库拉纳今年3月在深圳推介新印度时说,印度65%的人口是年轻人,平均年龄29岁,过去四个财政年度,印度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金额已达到2410亿美元。

    原标题:中国家电企业攻印度,最大风险是频繁变化的政策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总投资15.3亿元的TCL华星印度模组项目,一期厂房预计今年12月30日封顶,计划2020年投产。该项目包括了6条手机模组生产线和5条电视模组生产线,覆年产量分别为3000万块和800万块。

    “我们很多客户,包括三星、小米在印度都有工厂,我们也一路追随客户,启动了印度项目。”TCL华星高级副总裁、武汉华星总经理赵军说,在所有海外新兴市场中,印度发展最快,且印度人口总数接近中国,又以年轻人为主,加上印度政府积极推进“印度制造”,出台了不少行业政策和关税措施,因此TCL华星与兄弟企业要在印度发展模组整机一体化项目。

    印度项目的研发配套也需做强。因为印度市场有特殊性,比如,印度有的地方经常会断电,家电产品设计也需适应当地的用电情况;又如,印度70%~80%的人口吃素食,电器的功能也要匹配。所以,在印度销售的家电一定是深度定制。

    据预测,2019年印度家电市场将增长6%~7%至7000亿卢比(658.5亿人民币),其中空调、冰箱、洗衣机、净水器、热水器的销量预计达600万台、1300万台、800万台、700万台、400万台。

    印度针对电视、手机有分阶段制造计划,特别是手机,由易到难,逐步引进完善产业链。拉加夫古普塔说,2016~2017年,充电器、电池组、有线耳机;2017~2018年,麦克风和听筒、键盘等;2017~2018年,相机模块、连接器;2019~2020年,显示组件、触摸屏/盖板玻璃片组件等。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总投资15.3亿元人民币的TCL华星印度模组项目,一期厂房预计今年12月30日封顶,计划2020年投产。该项目包括了6条手机模组生产线和5条电视模组生产线,覆年产量分别为3000万块和800万块。

    赵军说,印度建厂的主要风险在当地政策变化上,如去年7月华星开始考虑印度项目至今,当地已就关税、企业所得税做了好几次调整。

    从劳动力成本看,王建国说,印度工人的月薪在400~500美元左右,约为中国国内工人月薪的一半,不过印度的劳动法规复杂,且人均效率不及中国国内,所以美的印度绿地项目的自动化程度较高,中国国内运用成熟的自动化生产设备都会在印度采用。

    王建国强调,美的去印度投资,不是因为印度劳动力便宜,因为人工在空调的成本中只占3%~5%,美的看中的是印度人口红利带来的巨大市场潜力。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7年印度人口已达13.39亿。印度经济近年高速增长,今年印度GDP预计增长7%。

    除了调集国内的工厂资源,TCL华星印度项目还把上游配套厂也邀请到当地“抱团出海”,并把当前的主流生产技术和工艺都移植到印度,比如手机模组涵盖刘海屏、水滴屏、盲孔屏和全面屏。

    王建国认为,印度制造与中国制造相比还有距离,中国制造正在转型升级,向技术创新、高端产品转型,逐步放弃一些低端产品生产;而印度制造更多是与东南亚制造竞争。

    有意思的是,随着印度制造的崛起,中国对印度部分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的出口急剧下降,而上游集成电路的出口则快速上升。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1~9月,中国对印度手机、彩电、洗衣机、空调的出口额分别同比减少67.5%、22.2%、29.3%、53.1%;而中国对印度的集成电路出口增长明显,自2018年一季度开始放量,今年8月出口额达到2.76亿美元。

    不只美的、TCL华星、海尔,华为、中兴、OPPO、vivo、小米、中联重工、比亚迪等中国企业都已进入印度市场。未来,印度的经济总量将达到10万亿美元。印度已是全球第三大彩电市场和第二大手机市场,还是全球第二大手机生产国,而中国则成为印度最大的直接投资来源国之一。

    “印度国内生产总值已达2.25万亿美元。”印度投资署中国处高级投资专家拉贾·辛格·库拉纳今年3月在深圳推介“新印度”时说,印度65%的人口是年轻人,平均年龄29岁,过去四个财政年度,印度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金额已达到2410亿美元。

    印度总理莫迪废除了印度各个州之间不同的税收制度,2015年之后印度逐步形成全国统一市场,并在完善外商投资政策,还不断增加关税,很多家电产品的进口关税已经达到20%。

    印度总理莫迪废除了印度各个州之间不同的税收制度,2015年之后印度逐步形成全国统一市场,并在完善外商投资政策,还不断增加关税,很多家电产品的进口关税已经达到20%。

    这是美的压缩机、电机首次走出中国,到海外设厂。王建国说,印度人口多,但竞争也很激烈,对成本提出挑战,关键零部件在当地生产之后,可以提高成本竞争力。

    产业配套与中国不具备可比性

    美的集团副总裁、美的国际总裁王建国12月10日接受第一财经电话采访时透露,美的印度绿地(自购土地)项目选址印度马哈拉施特邦苏巴帕勒,当地汽车制造业集中,基础设施、供应链较好。目前,该项目一期厂房已封顶,预计2020年4月全线投产。

    除了不遗余力的招商,印度对于制造业,尤其是电子业,有着自己清晰的产业规划和引进步骤。

    政策变化的风险

    赵军说,“印度建厂的主要风险在当地政策变化上,如去年7月华星开始考虑印度项目至今,当地已就关税、企业所得税做了好几次调整。”

    其次,劳动力素质差异大,主要体现在员工和工程师的素质上,印度大学生接受英式教育,基本素质不错,但缺乏系统的工业化训练,这是当地人才的短板。

    “这是美的压缩机、电机首次走出中国,到海外设厂。”王建国说,印度人口多,但竞争也很激烈,对成本提出挑战,关键零部件在当地生产之后,可以提高成本竞争力。

    按照规划,该项目投产后,可实现冰箱、洗衣机、净水器、热水器各50万台,家用空调150万台,商用空调25万台,空调压缩机450万台的年产能。

    王建国强调,美的去印度投资,不是因为印度劳动力便宜,因为人工在空调的成本中只占3%~5%,美的看中的是印度人口红利带来的巨大市场潜力。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7年印度人口已达13.39亿。印度经济近年高速增长,今年印度GDP预计增长7%。

    有意思的是,随着印度制造的崛起,中国对印度部分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的出口急剧下降,而上游集成电路的出口则快速上升。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1~9月,中国对印度手机、彩电、洗衣机、空调的出口额分别同比减少67.5%、22.2%、29.3%、53.1%;而中国对印度的集成电路出口增长明显,自2018年一季度开始放量,今年8月出口额达到2.76亿美元。

    美的印度项目也积极推动本土化。王建国透露,之前美的在印度业务运营已有10多年,并已设有工厂,一年的营收规模约2亿~3亿美元,中国外派员工只有5~6个,未来美的印度新项目还是以本地团队管理为主,中国外派员工在研发、工艺上给予支持。因为印度的销售体系复杂,要在印度做好家电销售,熟悉本土文化、当地人脉的印度人才成为关键。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家电企业攻印度 最大风险是频繁变化的政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