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165金沙总站 > 家用电器 > 盒马鲜生改名了 新名字有何深意? - 潮流家电网

盒马鲜生改名了 新名字有何深意? - 潮流家电网

发布时间:2019-10-22 08:54编辑:家用电器浏览(199)

    “去年就说了‘舍命狂奔’,今年还是一样。”几天前,盒马首席执行官侯毅宣布盒马在上海和北京开通24小时服务,在谈及未来发展时,他向记者强调了这四个字。 记者注意到,在盒马推出新服务时,有一个细节被很多人忽略:“盒马鲜生”改名了——去除了名称中的“鲜生”二字,只保留了“盒马”。同时改变的还有盒马的宣传口号:从之前的“有盒马购新鲜”改为“鲜美生活”,强调盒马从生鲜新零售品牌升级为社区生活服务品牌。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盒马面对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永辉超市的“超级物种”、京东的“7Fresh”,还有各种打着“新零售”或“智慧零售”旗号的新项目。从外在表现看,它们与盒马确实有些类似:有门店经营,也有限时快递;有包装成品,也有现场加工;从深层次的供应链看,这些项目也有变革:B2C的定制消费、大数据的供应方式,都进入日常运营。 在这种“围攻”下,改名后的盒马还有机会吗? 资源利用和深入社区 “关门后,门店就像一个仓库,我只要配备几个拣货员和快递员,就能完成深夜的配送服务,增加的成本是有限的。”侯毅这样解释盒马最新的24小时配送服务。 在记者跟踪采访盒马的过程中,发现资源最大化是盒马一直追求的目标。比如在最开始的选址中,侯毅似乎并不在乎门店到底在什么位置,因为在他眼里,每个门店既是体验店,又可以看做是三公里服务圈的仓库,即便偏僻一点,只要三公里内有需求,那么盒马就有机会。如今的24小时服务,无非是把“仓库”的作用进一步扩大,用有限的人力撬动晚上的仓储功能。“比起便利店的人力物力,我们的成本是低的。”侯毅这么说。 24小时服务整合了盒马的综合资源。据盒马方面介绍,夜间服务除鲜活水产等少数品类外,几乎所有符合消费者夜间需求的品类都会提供,包括现做的夜宵将提供至凌晨1时。针对需求更迫切的消费者,盒马还在夜间提供家庭救急服务,承诺“30分钟内必达”。 据了解,盒马对夜间服务将加收8元配送费,而不是日间服务的“首单免配送费”。但盒马方面认为,市场会为这项服务买单:阿里巴巴的数据显示,在半夜0时至4时登陆淘宝天猫的中国用户超过8000万,其中绝大多数是“80后”。他们中的女性消费者经常熬夜买面膜、买衣服和买包;男性消费者则不睡觉购买内衣内裤、成人用品、纸巾和膨化食品。盒马在开通24小时配送服务前,已经通过阿里系的数据分析了用户需求。“用户的夜间需求是切实存在的,以前因为种种原因被压抑,我们释放了这种需求。”侯毅说。 他还觉得,通过增加24小时服务,可以增强盒马与周边社区的粘性,带来更高的回购率:“24小时配送是盒马迈向社区生活中心的重要一步,我们发现新零售不仅可以打通线上线下、还能连接白天黑夜。在不断满足和激发消费者需求的过程中,盒马希望以用户为中心,重构三公里生活区,甚至优化人际关系,实现‘让远亲更近,让近邻更亲’的家庭和邻里关系。” 侯毅笑称,新服务或许能取代便利店:“以前,不同便利店之间互相竞争;但现在,我们有了24小时服务,便利店在夜晚提供的应急消费我们可以覆盖了,何况我们的运营成本比他们更低、提供的产品种类更多、而且有送货上门服务。你说,是不是更有机会?” 要新服务,也要新实体 盒马在推新服务的同时,也在实体店的布局上“舍命狂奔”。比如侯毅就对记者说:“如果有好的物业,记得推荐给我们。”而官方消息是,盒马近日与恒大、碧桂园、融创、银泰等国内13家地产开发商签约,共同探索新零售。 换句话说,盒马也意识到仅仅有创新服务并不足以抗衡竞争者,新零售所强调的线上线下联动决定了必须获得足够的线下资源。不过,线下资源正面临不同巨头的争夺,比如在现有的实体商业品牌中,永辉超市、家乐福、万达商业、步步高、海澜之家等就与腾讯达成深度合作关系。 全联房地产商会商业地产研究会会长王永平表示:“现在互联网巨头引领下的新零售业态正在全国快速布局,正在取代传统零售业态成为新的主力店。” 所以,盒马在争夺线下资源时不忘搬出以往的成功案例,请相关地产商“现身说法”。记者注意到,在盒马与13家地产开发商签约现场,出现了盒马全国首家门店金桥店的开发商崇邦集团。该集团副总裁梁美芬表示:“盒马进驻后,我们平均每个月增加三四千名以年轻消费者为主体的新客流,以后崇邦的项目会优先邀请盒马进驻。” 侯毅也直言实体店对新零售的重要性。他说:“只有包括地产商在内新零售产业生态上的合作伙伴一起,才能让新零售取得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发展。”为此,他还表示会积极向地产开发商提供盒马的大数据系统和数字化能力,在社区精准化营销、优化选址和招商、个性化的客户运营等方面帮助商业地产一起实现商业升级。 但有业内人士提醒,从整体看,目前的盒马是“开一家火一家”,不过也存在不同门店冷热不均的现象。比如在上海,一些位于郊区的盒马店的到店客流与市区门店的客流就有不小差距。这说明盒马在实体店的选址上仍有改进空间,或者说需要根据不同的实体店提供不同的服务:“新零售应该是灵活的,是按需供应,而不是标准化、程式化,盒马应该深谙这点,所以在抢地盘的同时,也必须根据不同地区,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从一个盒马到整个阿里 除了本身创新服务并积极与地产商合作外,盒马的另一个竞争手段是强化对供应商的吸引力。在这个过程中,除了盒马本身的资源,阿里巴巴及其合作伙伴的资源也被用了上去。 波诺卡雪花黑毛牛总裁牛雷说:“进入盒马以来,我要做的就是保证产品备货量,至于怎么营销,完全可以依托盒马和盒马背后的阿里系资源。”他说,波诺卡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加拿大牛肉品牌之一,之前中国市场的进口牛肉以澳大利亚为主,加拿大牛肉要抢市场,需要强势推广。另一方面,消费升级也让中国消费者对牛排的认知正从调味牛排、原切牛排向草饲、谷饲等牛排转变;炖煮类的牛肉则由以往的牛腱、牛腩向更精细化的雪花牛肉片、高等级的牛肉粒转变,波诺卡也想迎合消费升级对品质产品的需求。但品牌擅长的是采购和供应,不擅长营销。好在进入盒马后,他们发现盒马的资源与阿里巴巴的资源是打通的,可以为品牌解决消费普及等问题。 牛雷举例说,波诺卡牛肉前不久参加了天猫超市与易果生鲜共同举办的“猫超厨房”直播活动,“对品牌自己来说,即便有直播的想法,实践起来也有一定的困难。但从盒马到天猫超市、易果生鲜,可以感受到阿里巴巴所有资源的整合利用。”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贸易投资中国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蔡可珏也表示,对供应商来说,盒马及阿里巴巴旗下的其他品牌意味着丰富的资源,尤其对那些试图把握中国消费升级需求的品牌来说,这些资源的利用效率非常高:“一方面是丰富多样的销售渠道,包括盒马、天猫超市、易果生鲜;另一方面是他们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比如消费者对进口商品有‘产地溯源’的要求,而盒马等提供的解决方案中,就有这部分内容。” 与此同时,阿里系的其他品牌也与盒马联手,从不同角度扩大阿里巴巴新零售的价值。易果生鲜是其中之一。 3月底,来自四川省石棉县的黄果柑同时进入盒马和易果销售。易果生鲜副总裁周辉说:“帮助黄果柑走出石棉,是易果‘兴农+扶贫’战略具体实施。”他表示,此前那些贫困地区的农产品很难进入一二线城市,但通过易果生鲜的平台以及盒马、天猫超市、苏宁易购等合作伙伴,这些地区的农产品可以同时通过多个渠道供应,大大缩短了生鲜产品从原产地到消费者手中的直线距离。 新零售带来的供应链改革也进一步服务这些地区的农产品生产者。比如,就黄果柑而言,易果生鲜在四川当地建设产地仓,完善物流冷链基础设施,将天猫、苏宁、盒马等渠道平台采集到的销售数据反馈至上游生产端,辅导农户种植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黄果柑产品。 周辉觉得,盒马只是阿里巴巴新零售的一个渠道,而新零售的根本目标是赋能更多的生产者和经营者。所以,易果一方面通过源头直采、市场采买、上游合作和资本注入等方式对接上游的农业生产,加大对全国各地乃至全球各地的采购;另一方面也通过各种渠道推广这些产品,为全国逾50个城市、2万多个终端提供包括商品、物流、质检、代运营等整体生鲜解决方案,把新零售的利好带给更多的生产者和经营者。

    来源于:新华网

    图片 1

    7月23日,北京盒马鲜生店内,周末吸引众多消费者光顾。视觉中国

    专家点评

    在线生鲜并不是一个赢利的营生,2016年生鲜O2O更是亏得一塌糊涂。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盒马鲜生并不是什么新业态,国内很多生鲜市场都有和它类似的消费场景,但如果非要给O2O贴上“新零售”的标签,盒马鲜生目前是异军突起的那一个。与缺少品牌化和连锁化运营管理的其他从业者相比,它也确实值得点赞。

    只是,盒马鲜生今日的成功是阿里模式的成功,是阿里在背后托起了它,技术、资金、渠道等阿里系资源的输入对盒马鲜生虽是强支撑,但最终决定它未来的还是市场。

    值得关注的是,通过盒马鲜生,马云给大家释放的信号是,线下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至少在扩展2000家店的目标下,那些有大片社区物业的大佬们的机会来了。

    生鲜电商专家、澄兴蟹业董事长 罗浩元

    不久前,马云现身盒马鲜生第一家线下门店上海金桥店,再次把盒马鲜生推上风口。

    两年前,对行业高手林立的“餐饮+生鲜”领域和实体商业来说,初入江湖的盒马只是一个搅局者。如今,盒马不仅加速重构生鲜电商格局,更成为新零售的代名词。

    在实体商业一片疲软的大势下,通过线下重体验,线上重交易的模式,利用大数据、信息化、移动互联三大核心技术及自建物流体系,围绕门店三公里的范围,盒马鲜生构建起一个三十分钟送达的冷链物流配送体系,成为阿里巴巴集团异常看重的数据和技术驱动的新零售平台。

    双重服务

    线上电商+线下门店

    原京东物流负责人侯毅在上海创立盒马鲜生时,它只是一家生鲜超市。2015年3月进入阿里家族后,盒马鲜生的格局变得不同,选择从“生鲜”这一高频消费切入,贴上“品质、价格、自建物流、全链路自营、无现金支付概念”等标签脱颖而出。

    事实上,尽管有马云亲自站台,很多人对盒马鲜生依然懵懂,毕竟它在全国还只有上海、北京、宁波十三家门店,无从体验它的“线上电商+线下门店”的双重服务。

    对消费者来说,现在的盒马鲜生是餐饮和超市的综合体,是线上生鲜平台的体验店与加工厂,消费者既可到店购买、加工,也可在盒马鲜生App下单,盒马鲜生承诺方圆三公里范围“半小时送达”。

    生鲜电商专家、澄兴蟹业董事长罗浩元认为,盒马鲜生最大的价值体现在“30分钟到货”,按照侯毅的说法:“盒马鲜生所有线上订单从仓库捡货到经配送履带送到配送员手中只需10分钟,剩下的20分钟用来配送。”

    罗浩元8月1日对科技日报记者说:“网上购买生鲜最大的症结,在于商品品质是否让顾客放心。”而据侯毅7月31日向科技日报记者介绍,盒马鲜生几乎所有的生鲜食材都从货源地直采直供,货品只卖当日,并且无条件退货。

    据侯毅讲,上海一位盒马鲜生的忠实粉丝,特意把家搬到了盒马鲜生附近,因为他原先住的地方不在盒马鲜生的配送范围。这样的故事虽然是特例,侯毅想表达的是,对某些群体来说,盒马鲜生已不是可有可无,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盒马鲜生改名了 新名字有何深意? - 潮流家电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