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165金沙总站 > 包装材料 > 简析我国数字出版行业的发展现状

简析我国数字出版行业的发展现状

发布时间:2020-04-30 02:06编辑:包装材料浏览(80)

    从第一届数博会对数字出版进行概念界定至今,经历6年快速发展期的数字出版行业面临升级换代,正如《数字出版十二五规划》指出,数字出版已经成为新闻出版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出版业发展的主要方向,也是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力发展数字出版产业,已成为我国实现向新闻出版强国迈进的重要战略任务。6年后,我国数字出版产值再创新高,平台竞争加剧,渠道不断创新,数字出版厚度得以逐一展现。 2011年,我国数字出版政策环境空前利好,产值再创最高,数字出版平台竞争加剧,渠道不断创新。我国数字出版全年收入规模达1377.88亿元,比2010年整体收入增长了31%。互联网广告(512.9亿元)、网络游戏(428.5亿元)与手机出版(367.34亿元)依然占据收入榜前三位。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的一年,数字报纸、电子图书和互联网期刊均保持了高速的增长势头,平均增长幅度超过25%。其中,互联网期刊收入达9.34亿元,电子书(E-book和电子阅读器)收入达16.5亿元,数字报纸(不含手机报)收入达12亿元。 2011年我国互联网期刊、电子图书、数字报纸的总收入为28.34亿元,在数字出版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为2.06%,说明单纯地将纸质出版物数字化而缺乏原创内容,难以在市场中立足。手机出版和网络游戏在数字出版总收入中所占比例分别为26.66%和31.10%,说明手机出版和网络游戏依然是拉动数字出版产业收入的主力军,也意味着娱乐化产品在数字出版中占据相当比重。 我国正式使用数字出版这一概念始于2005年,以行业生命周期指数来看,经过快速发展,数字出版在我国已从幼稚期步入成长期,开启了行业升级换代之路。 政府主管部门积极部署,大力推动数字出版发展 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指导与推动,2011年新闻出版总署通过以政策法规建设明确发展要求,加强产业管理与导向探索、以工作会议集中解决问题,推动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以工程项目确定产业重点,促进产业进一步融合、以加快标准体系建设确立产业规范,力求实现产业有序发展、以加强基地建设发挥带动辐射作用,实现产业集群化、规模化发展。这些行动与举措彰显了政府主管部门对数字出版产业的关注与关切,有力地推动了我国数字出版的快速发展。 内容加工走向深入,由简单比特化转向定制化、多终端开发 数字出版内容产品不足一直是近年来困扰数字出版发展的核心问题,传统出版单位虽然拥有大量内容资源,但能转化为数字产品,适合数字终端呈现、带来收益的内容却不多。目前传统内容资源的数字化可使用率偏低,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原因在于传统出版社对新媒体的特性认识不足,对新媒体的用户需求把握不够,提供的内容在选择与加工制作上与市场需求存在很大偏差。 2011年,国内数字出版内容提供商根据渠道及终端特性,还进行了多平台应用与多终端的内容开发,使一种内容得以在纸书、电子书阅读器、PC、平板电脑、手机上立体呈现。 投送平台竞争加剧,由数据库营销走向知识服务 2011年是数字出版网上投送平台竞争最为激烈的一年,云中书城独立运营、京东商城上线读书频道、苏 宁易购图书馆正式上线、当当网开启电子书销售再加上传统出版单位和数字出版基地新建、扩建的数字出版平台,将2011年称之为平台竞争年也不为过。 伴随新增数字出版平台的不断涌现,原有的投送平台则在紧锣密鼓地加强服务升级。一些起步较早的学术出版平台也不再满足于简单的数据库营销模式,而是推出了数字出版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涵盖了从作者和出版机构、中间服务商、信息服务机构到最终读者全产业链的相关环节,将上游和下游全部连接起来,合理优化了产业链各方利益的分配。 传播渠道不断拓展,由网络传播走向多层次立体化渠道并存 2011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作为数字出版传统发行渠道得到进一步完善,新渠道卫星和有线电视,为缩小城乡获取知识的差距、普及全国数字阅读,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电子阅报栏和数字图书馆的社区化发展,为报纸和电子图书开辟了新的发行渠道,也带动了全民阅读的普及。此外,数字阅读也走进了街区,多个地方街道社区都设立了电子阅报机和数字图书馆。 技术升级换代,云计算、数字内容加工转换技术发展迅速 2011年8月,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云计算中心正式上线运营,并对外向用户提供服务。此外,同方知网、北大方正等多家公司都提出了云出版解决方案。 将多媒体数字技术与纸质印刷出版物相结合的MPR技术也在去年获得了较快的应用。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国出版集团、南方出版传媒公司、云南教育出版社、陕西出版集团等传统出版单位都已成功开发了MPR出版物。终端的多样化,对跨平台应用转换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过去的一年,这一技术也取得突破性进展。 6165金沙总站,数字出版终端此消彼长,助推产业整体发展 伴随数字终端技术的飞速发展,电子阅读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便携式终端的推广,使数字产品拥有了与纸媒体一样方便的手持式终端。载体的进步使数字化阅读迅速流行起来,为数字出版的大规模推广与普及提供了保障。 2011年电子阅读器市场进入了一个冷冬期,由于电子阅读器优质内容匮乏、销售渠道有限,加之国内诸多厂商介入这一领域导致恶性竞争,直接结果是:售价出现大幅下降,整体销量也不乐观。与此同时,由于iPad2、iPhone4S和Kindle Fire的带动,平板电脑与智能手机销售则呈现大幅度增长。 数字版权保护,多管齐下协力共管 司法与行政保护力度进一步加大。2011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颁布的《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了侵犯著作权犯罪案件以营利为目的的认定问题和通过信息网络传播侵权作品行为的定罪处罚标准问题,公布了通过信息网络传播侵权作品行为的定罪量刑标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定了一系列行动计划,将知识产权保护包括数字版权保护工作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的剑网行动成果显著;国家版权局《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发布,对临时复制、网络传播权、著作权延伸集体管理等制度做了新的修正,使修正后的法案更加适应数字出版与网络技术发展的需要。 一些社会团体、维权组织,例如中国版权协会、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中文在线反 盗版联盟等,在为权利人开展司法保护、协助行政机关执法等工作中也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数字技术保护展开深入,2011年技术保护的进展主要表现在一个工程,两种技术,即数字版权保护技术研发工程和DRM、EPUB技术。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包装材料,转载请注明出处:简析我国数字出版行业的发展现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