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165金沙总站 > 包装材料 > 数字尽显优势 传统教材要退出历史舞台?

数字尽显优势 传统教材要退出历史舞台?

发布时间:2020-03-24 10:56编辑:包装材料浏览(200)

    从使用纸质教科书的课堂向数字教育课堂转型,是学生正在成为推动的主力,他们更愿意尝试在课堂上使用数字教材。教材数字化的速度不会很快,但你要等到近在眼前了才开始动手吗?那些有远见的公司都在忙些什么? 一边司法部与苹果公司还在法院上就电子书定价问题闹得不可开交,而另一边教材市场正在酝酿重大变革。 如今,教材市场受到一系列力量的冲击,从出版商、高科技创业公司、非营利教育机构、政府部门到大学教授,当然,还有苹果公司无一幸免。研究机构Outsell的数据显示,今年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教材销售将达到137亿美元。分析师凯特沃洛克表示,随着学生人数不断增加,今后几年教材市场还将有更大的突破。 电子书方面,学生逐渐开始利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阅读数字教材。弗吉尼亚州一位大学生克莱顿布朗选择将iPad带到生物课堂,如果教授让学生们翻阅教材,他就会拿出iPad,打开教材电子版,直接定位到相应的页面。 布朗说,我不再需要像过去那样捧着一堆书,而只需要一台设备就能获取所有东西。他还使用数字教材的一些附带工具,比如闪存卡和网络期刊,以便关注相关的资讯。学习变得更方便了。 大约有超过一半的大学生表示,他们更希望在课堂中使用数字教材。 数字教材的价格更吸引人。过去二手的纸质教材价格往往超过200美元,但现在他只需要花80美元就能在一家教育软件公司Kno上买到数字教材。 史蒂夫乔布斯曾经关注到教材领域,他认为这个产业即将遭遇数字技术的颠覆。司法部起诉苹果的案子主要聚焦于大众类电子书,10~12美元被各方认为是一个合理的价格。这个结果也将对教材价格产生影响,据大学理事会调查,目前一位大学生平均一年在教材上的花费大约是1200美元。 教材数字化的进程也许不会太快,但今后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教师和学生像布朗那样逐渐转向数字教材。今年可以算是一个转折点,美国当地不少学校已经开始进行利用数字教材进行教学尝试。 教材仍然将是学习的重要组成,只不过需要转变成数字化,使其更具有互动性和分析能力,Kno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奥斯曼拉希德说,该公司从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英特尔投资和高盛等公司获得6500万美元的投资。这是推动教育产业发展的渐进性创新。 拉希德此前曾合作创立了教材租赁公司Chegg,面对教材数字化的冲击,他将业务扩展至大学生的在线网络。 培生基金会去年公布的一项调查现实,63%的大学生和69%的高中生认为,未来五年内传统教材将会被淘汰。超过一半的大学生更倾向于在课堂中使用数字教材。 那些适应数字化浪潮的出版商同样在尝试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产品,比如针对学生的定制工具。 培生公司已经不再将自己视作是一家教材出版商,而是一家数字教学服务商。今年2月,该公司推出了一家孵化器公司,专门培育教育新创企业。其中有一个试验项目名叫蓝天项目,借助该项目,教授可以将培生的内容与免费的网络教学融合,创建定制教材。 然而,类似的创新并没有直接解决当前教材成本过高的问题。苹果公司表示,他们希望进入电子书和教材领域来降低相关产品的价格,从而打造更具有竞争性的市场这也是司法部在法院上强调的地方。要使学生足以承受教材的价格,还有许多需要做的地方。 面对教育成本的飙升,加州政府决定投资500万美元以支持开源教材,激发了大量专家、研究人员和教师,推动数字教材的发展。 还有像伊利诺伊和弗吉尼亚等州政府也在考虑相关立法,华盛顿政府就准备提供在线免费教材。 高等教育的成本失控让人无比惊讶,尤其是教材的成本,加州一家非营利组织Twenty Million Minds的总裁兼CEO迪安弗洛雷斯说道,这家公司已率先尝试开源教材,学生们别无选择。 Twenty Million Minds打算针对大学新生课程开发数字教材,目前已经推出了一本免费的统计学教材,他们计划秋季前再推出5本免费的数字教材。 有些出版商,只是选择以少许折扣来销售互动型数字教材,这还远远不够,弗洛雷斯表示,该领域还需要更大的破坏性。 教授们则将这种颠覆性视作一种解放,使他们摆脱出版商的控制。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奥林商学院的教授安妮玛丽诺特将颠覆性创新的理念应用到自己的图书出版活动中来。 诺特在与两家出版商接触以后,对于他们的糟糕设计深感失望,于是她选择自己出版教材《创业设计》。 教师应该成为无处不在的教材!诺特在电子邮件中提到。 如果通过出版商出版图书,那他们所获得的报酬只能是批发价的15%,所以如果一本100美元的书,作者的回报大约是11.25美元。如果选择自助出版,他们可以获得零售价的75%。 教材销售令人难以置信,你只需要让一位教师接受你的教材,然后就可以每年销售100本,诺特在邮件中写道。 这位来自华盛顿大学的教授相信,大学教师选择自助出版的理由非常简单:出版商在销售收入中占取很大的份额,但却没有在图书设计、编辑和营销方面做得足够好,这不公平。 出版商一般采取两种营销方式。第一种是创建和管理大学教师的名单,然后定期向他们发送一些免费的样书,但诺特表示,教师们可以花几美分从教师协会那里获取这种列表。 另一种方式则是雇佣校园直销人员。诺特表示,她从来没有从直销人员那里买书,但她会去看那些赠阅本,如果某位知名学者写了一本新书,我会认真考虑。 诺特表示,目前类似她这样的教授,已经形成了一个圈子,大家之间相互了解,他们不再需要出版商的营销队伍。 我认为,大学教师们很快就会像音乐人那样运作,而与音乐人不同的一点在于我们真实地了解用户!同行往往会一同参加会议。这一点在音乐领域有所不同,在那里出版商还掌握一些重要的环节:比如场馆等。诺特写道。 穆尔斯维尔学校的高级主管马克爱德华兹说,数字化转型能帮助学生更好地学习。该校所在的北卡罗来纳州已经为整个区域内4-12年级的学生配备笔记本,穆尔斯维尔成为该州数字化转型的典范。 那里的教师们将各种数字资源混合,包括可汗学院的免费数学教程,MOOC在线教学的志愿者,还有培生的数字教材和软件。 自从2007年开始的数字化转型,该校结业率已经从64%提高到90%,测试成绩和出勤率也有所提高。 教育领域的各个主体参与性更强了,学生们更清楚地了解今天所学对于其未来发展的意义,爱德华兹说,我们还将探索数字化可能带来的巨大变化。 也许最终从教育出版数字化转型中获益的不会是那些引人注目的商业巨头。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包装材料,转载请注明出处:数字尽显优势 传统教材要退出历史舞台?

    关键词: